本文為轉貼 ,不知誰寄 MAIL給我 覺得文不錯故貼出來。

原始資料是簡體,在將其轉成繁文又看一次,回答的話語是那麼有玄機,值得您用心看。

的確,他擁有一雙智慧的眼神,一副睿智成熟的表情﹗

      

乞丐鼎然於街頭對答──乞丐,也許就是隱身人間的佛菩薩

某人問︰你這麼年輕,為什麼不找份工作,靠自己能力去吃飯,幹嘛在這裡乞討?

鼎然答︰我跪在這裡,是讓自己的虛榮一敗塗地。是讓自己的面子,無地自容。是讓自己的虛假,徹底崩潰。我不是因為吃飯而做乞丐,也不是因為乞丐而去吃飯。若我放不下自己的虛榮,自己的面子,自己的虛假,縱然我有多麼好的工作,多麼高的待遇,多麼令人羨慕的生活,我,依舊生活在虛榮當中,我依舊被我的虛假所操縱,我活著,還有什麼真真的自由可言?

某人問︰你們這些乞丐,靠別人的施舍來過日子,這麼年輕,就來這裡乞討,你感覺羞愧不羞愧?

鼎然答︰我若羞愧,就一定不會來這裡乞討。我若抱著我的虛假面子不放,我絕不會來這裡乞討。別人施舍給我的東西,正是我需要反省自己的東西。我感謝施舍給我東西的人,也感謝用任何言語來評價我的人,因為你們,才使我懂得了做人的真實。

某人問︰你是乞討錢呢?還是乞討飯呢?

鼎然答︰當我徹底放下自己的虛假時,我的乞討就是成功的。當我徹底不再抱著面子來勉強過日子時,我的乞討是成功的。當我徹底不再因為自己的虛榮而左右蹣跚時,我的乞討是成功的。我不是因為錢來乞討的,也不是因為飯來乞討的。我是因為自己的虛榮,自己的虛假,自己的面子,而來乞討的。

某人問︰是什麼力量促使你做乞丐?

鼎然答︰我的虛假,我的虛榮,我的面子。沒有它們,我還需要乞討嗎?我感謝它們,使我有了做乞討的機會。

某人問︰你乞討多常時間了?

鼎然答︰三年﹗

某人續問︰三年了,應該你的面子,虛假,虛榮,已經徹底沒有了,幹嘛還繼續乞討呢?

鼎然答︰當我的面子崩潰時,可我的妄想還依舊存在。當我的虛榮放下了,可我的愛慾心依舊存在。當我的虛假磨滅了,可我的分別心還依舊存在。所以,我做乞丐,還沒有真真做好。

某人問︰你天天在這裡乞討嗎?

鼎然答︰不天天在這裡。到處亂跑。走到那裡,就乞討在那裡。

某人問︰這麼冷的天,你怎麼還穿一雙單鞋?你乞討來的錢,足夠你買一雙棉鞋了。

鼎然答︰腳冷了,是可以隨便用任何東西保暖的。可人心一旦冷了,縱然有多麼充足的錢,多麼濃實的棉鞋,也是徒勞的。雖然我的腳是很冷,但是,我得真實去感受,我也並不因為腳的冷,而不再乞討。因為,我的心,總是灼熱的,她,可以溶解我的一切煩惱,何況一個微不足道的腳呢。世人總是呵護外在的東西,卻不知去呵護內在的東西。縱然外在再多麼漂亮,而內在,已經是破舊不堪了啊。

某人問︰我看你就不是乞丐,你到底是什麼人?

鼎然答︰縱然我告訴了你,我是什麼人,但是,對於你,依舊是陌生的啊。為什麼世人總喜歡去了解別人,而不真真地去認識自己。縱然你再如何了解別人,可對於你自己,依舊是陌生的啊。

某人問︰我給你扔了一塊錢,你怎麼不說謝謝呢?

鼎然答︰當我看見您的慈悲之心時,我已經不在乎什麼一塊錢了。您的慈悲心,是無法用謝謝二字概括的。我只能把您的慈悲之行,深深地裝在自己心裡,慢慢來品嘗。

某人問︰當乞丐的滋味怎麼樣?

鼎然答︰如人燒香,各自心明。

某人問︰乞丐都是騙子,我見得多了。

鼎然答︰人人都是乞丐。或乞討情感、或乞討權利、或乞討物質財富、或乞討名義地位、或乞討健康、或乞討快樂福祉。這種乞丐,您見過嗎?

某人答︰我怎麼不知道啊?

鼎然答︰因為在您心中,乞丐都是騙子,您總是執著在這一處,猶如總是執著地看一個地方,縱然外界多麼精彩,你依據是無法看見得啊。若一個人,總是執著地斷然一個固定的答案,那麼,您總是停留在這一處地方。猶如您自己拿鏡子去照他人,卻忘記了照自己啊。

某人問︰原來做乞丐,還沒那麼簡單啊。

鼎然答︰乞丐是人來做的。不是乞丐自己去做乞丐。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乞丐。一個心邪的人,做乞丐,他會污染一大片的。一個心正的人,做乞丐,他會感染一大片的。猶如一個乞丐,把自己乞討來的錢,無私地捐獻給慈善機構或災區人們,這種乞丐,是何等地偉大。而這種偉大的行為,卻出自一個乞丐之手,可以讓更多的人,甚至記憶一輩子。所以,我們不能以點帶面地否定所有做乞丐的人,恰恰相反,我們要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乞丐。雖然有的乞丐確實讓人厭棄和憎恨,但是,他們能夠長時間跪著,長時間躺著,這種行為,也會讓人產生憐憫心,生起慈悲心。必定,他們沒有去做殺人放火的事情,更沒有象某些人,冠冕堂皇地,在人背後,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禍害善良的人,用極其邪惡的心來達到自己邪 惡的目的。就憑這一點,乞丐,還是善良的。人心要放大點,放寬點,那麼,你眼前的路,就好走些。某些人,一頓飯能揮霍幾千元,甚至幾萬元,幾十萬元,難道面對一個乞丐,僅僅需要你隨便扔幾粒錢,您難道就那麼的吝嗇嗎?

某人問︰象你這樣說,難道我們就滋養那些好吃懶坐的人,讓他們什麼也不做了嗎?

鼎然答︰人,遲早都會覺悟的。人,不能一輩子總當乞丐。但是,正因為他們曾經當乞丐,看到很多善良的人給予他們的施舍,在他們心裡,早已經種下了善良的種子。當因緣有所成熟時,他們心中的善良種子,就會發芽。而且,縱然這個乞丐是無動於衷的,但是,有很多人施舍時,也同樣有很多人看在眼裡,明在心裡。這,不也是在給大眾種善根嗎?有時候,一個無心的舉動,會感染一大片人。有時候,一粒種子,可以讓更多的人受益。

某人問︰你乞討來的錢,用在什麼地方?

鼎然答︰我把自己乞討來的錢,又返回到別的乞丐手中。

某人問︰你這個人,是不是有病?神經有問題?哪有象你這樣的乞丐?

鼎然答︰一切皆有因緣。

某人問︰你以前是幹什麼的?

鼎然答︰我只知道,我現下是乞丐。

某人問︰別的乞丐都跪著,躺著乞討。你怎麼盤著腿來乞討?

鼎然答︰您吃飯時,喜歡站著還是喜歡坐著?


某人答︰喜歡坐著吃飯。坐著吃飯舒服啊。

鼎然說︰他們、我、你,雖然姿態不一樣,感覺相同。他們跪著,躺著,有可能有他們的想法。但是,沒有跪的工夫,沒有躺的工夫,估計乞討到的錢,就沒有那麼多了。我坐著,是適合我的姿態,你坐著,也適合你的姿態。同樣是人,各有各的心思。在這一點,就沒有必要去揣摩了。

某人問︰你看你的頭髮這麼長,怎麼不理髮啊?髒兮兮的。

鼎然答︰只要心乾淨,比什麼都好。

某人問︰你的意思是說我的心不乾淨?

鼎然答︰在我心裡,您就是菩薩。

某人問︰你是宗教徒?

鼎然答︰我現下是乞丐,我只想認真地做好乞丐,別的,對於我,沒多大關係。

某人問︰難得啊﹗

鼎然答︰不得,就不難。

九小時后,鼎然收起瓷碗,向西走去。

乞丐,也許就是隱身人間的佛菩薩!

 

也許他就是隱身在乞者中的大成就者

作者:瑩摩莊嚴

如果你常跑北京的寺廟,可能能發現一個乞者(一只腿的乞丐),常來往於北京幾大寺院道場間

,時而居士林,時而通教寺,時而廣化寺……

前幾日,我和老媽去鼓樓附近閒逛,偶爾在公交車上碰上了他,我們共同下了車,

一路去了廣化寺。

在途中,這是第一回和他長時閒聊。在以前,我總有感覺他和其他別的一些乞者有些不太一樣

的地方,但說不清是什麼不一樣,可能是因為他說話平和,甚至有些震透力。

記得有一回,親友打電話找我老媽,我一路騎車狂奔到寺院,才發現老媽還在途中還沒到,

寺裡寺外找遍沒有她,氣得我在那裡直跳腳,這時,那個乞者走到我旁邊,聲音極為平和的說︰

“可能還沒來吧,慢慢等吧……”

當時我聽完他說的話,心裡馬上就不生氣了,恭恭敬敬的給了他一元錢,

然后就靜靜坐在那裡慢慢的等。

那是第一回和他講話,從此,就有些注意這個乞者,但始終沒當回事情。

這回同去廣化寺,我們一路穿過胡同,因為路途也稍遠,所以聊得也較長。

我老媽問他︰“你冬天、夏天怎麼辦,住在哪裡”?

他說︰“他白天黑夜睡在街頭”。我想了想,去年北京冬天多冷呀,零下十六度,

他是怎樣在大街上熬過來的?﹗

我老媽問他︰“聽您平時老念佛”。

他說︰“他就念阿彌陀佛”。

我媽問︰“那你有把握往生嗎”?

他說︰“百分百不敢說,起碼能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他沒有錢,他吃飯、喝水多靠寺院、道場接濟,也從不存錢,他說︰“有時別人多給時,

就接濟給別的更為困苦的人”。

我老媽笑說︰“那你真不容易”。我在旁邊聽完,心裡不禁肅然起敬。

回到家裡,不禁想起一年前在三聯書店買回的一本書,名為《伏藏》,

書裡面記錄了一句西藏的著名諺語︰“藏人半數信竹巴,竹巴半數為乞丐,乞丐半數為大成就者”……

也許他就是隱身在乞者中的大成就者,並且真正做到了不抓持金銀的佛門律儀。

並且,他修持的是“一門深入一句佛號念到底”。

也許,他真是一個隱身在乞者中的大成就者,在我們眼前的慈悲示現。

南無阿彌陀佛﹗

    文章標籤

    乞丐

    全站熱搜

    哈哈小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